手機版 | 登陸 | 注冊 | 留言 | 設首頁 | 加收藏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疫病防控 > 獸醫戰略 > 文章

漫談禽流感

時間:2017-12-01    點擊: 次    來源:今日畜牧獸醫    作者:李振 張智 王志剛 - 小 + 大

2017年上半年,全國由南往北陸續發生多起蛋雞致病性H7N9流感疫情,而自2013年上海出現第一例人感染H7N9病例以來,一波一波的疫情使人民群眾“談禽色變”。部分疫情和病情被過度渲染和放大,加上部分地區的有關部門和個人采取的防控和整改措施有諸多可商榷之處,諸多因素作用給全國的從業者帶來了重大損失。回顧上世紀90年代的H9和本世紀初的H5,致病性流感病毒始終是危害養殖業和人身安全的毒刺。養殖業者和廣大人民群眾不僅要問,應對禽流感為什么這么難呢?

1、“你看不清我。”

早期,禽流感病毒難防難控有一定的客觀原因。首先是科技的時代局限性。現今最準確和最權威的診斷方法PCR和測序比對技術在上世紀80年代末才逐漸應用。傳統施行體表癥狀和臨床剖檢已不足以高度確診多數病例,尤其是在多種并發癥下會出現相當高的誤診率。傳播迅速的病毒在診斷低效的狀況中其危害性不斷放大。其次,不同于寄生蟲和細菌,病毒的幾大特性決定其特殊的防治“待遇”。第一,病毒顆粒極其微小,無法在光學顯微鏡下觀察;第二,構造簡單,一般僅有蛋白質外殼和核酸內容物;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變異和進化能力極強。

禽流感病毒外殼的兩種蛋白決定了其抗原性,分別是血凝素(H)和神經氨酸酶(N),以血凝素(H)抗原性最強,H9,H7,H5亞型都有一定程度的致病性。同一亞型毒株會在其進化方向發生變異,而不同亞型在長時間混合流行后會出現基因重組和突變,產生新的毒株、亞型或者發生致病性的改變。

2、“你抓不到我。”

H5亞型在20年間已經進化出三個基因型0-9十個分支。中科院、哈獸研、華南農業大學等機構的研究結果表明,H7N9就是一例在不同型病毒間發生重配,在傳播期間與我國境內流行的H9N2病毒再次發生重配,進而產生了對人的致病性;隨著毒株繼續變異,由對家禽無致病性或低致病性變異為高致病性。目前在全國部分地區出現各型低致病性和高致病性毒株共存流行的情況,均存在繼續變異成為高致病性毒株或新的致病性毒株的可能。

我國對病毒性疫病的防控手段主要有免疫和撲殺。在目前國情下,撲殺和無害化處理難于做的徹底,往往引起病毒的進一步傳播,疫苗成為我國最重視和廣泛應用的“殺手锏”。而病毒的持續進化和變異給疫苗的研發和生產帶來相當大的挑戰。以目前應用最廣泛的H5疫苗為例,研發過程中將當前流行的H和N與人流感的六個基因構建一個無致病性重組毒株,以該重組毒株為抗原制備滅活疫苗投放市場。顯而易見,疫苗的生產必然有一定的滯后性以及風險性;在這個空檔期里病毒的傳播“快步前進”,造成的社會成本和經濟損失都是巨大的。必須警惕的是,在針對性疫苗投放之前,個別場(戶)急于挽回損失,盲目用藥和私自外運銷售等反而給疫情的擴散添柴加火。

3、“你管不住我。”

實踐證明,注射針對性疫苗可以有效阻斷病毒傳播和發病率;然而,疫苗不是萬能藥,在生產生活中存在諸多不規范、不科學、不嚴謹的漏洞,給病毒以可乘之機。

首先,目前我國禽、蛋生產仍以中小規模場(戶)為主。受制于成本、周邊環境、意識等因素制約,存在必要設施的缺失以及管理制度的空白等缺口。例如人員進出隨意且出入口沒有可靠的消毒設施,場區布局不合理,不合理用藥等。另外,政府部門的監管措施存在商榷空間。基層政府囿于各種客觀條件,在日常監管中投入的人力和財物不足,政策要求難以及時有效地落實,留下了一定的隱患。最后,有關部門的疫情處置政策不夠周全,除了控制疫情,保持社會穩定外,也要兼顧疫點、疫區和從業者的利益。2013年人感染H7N9病例多發,有關部門不約而同采取的強制休市措施重創活禽和禽蛋市場,廣大養殖企業和場戶苦不堪言。據統計,僅2013年4月禽業損失230億元,2017年一季度損失400億元。

4、“你想戰勝我?”

在我國防治動物疫病的歷史上有數次成功消滅流行性疫病的成功先例。在1956年建國初期,彭匡時先生帶領技術人員成功撲滅凈化了OIE目錄A類疫病的牛瘟。在技術手段更加先進、觀念認識更加全面的新時期,研究出效果顯著、成本可控、生態安全的綜合防控措施是可期的。

上一篇:陳凱先:中醫藥在當代的價值與作用(下)

下一篇:云南省動物疫病防控新模式

網站地圖 | 服務條款 | 聯系方式 | 關于陽光
冀公網安備 13050002001403號

|

建議使用1440*900分辨率瀏覽 
冀ICP備14003538號  |   QQ:472413691  |  電話:0319—3163003  |  
小悟空走势图